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诺禾致源冲刺科创板:销售职工薪酬过高曾被证监会问询

2020-07-10 13:49:32    来源:中国网财经

北京诺禾致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诺禾致源”)近日提交了科创板IPO申请。连续经历了两次上市冲刺未果,诺禾致源在突击解决了股权问题之后,仍然面临着毛利率下滑、产品单一等诸多挑战。

上交所披露的招股书显示,诺禾致源近三年的毛利率持续走低、资产负债率持续攀升,且高于同行业企业平均水平,此外,公司还面临着产品与服务单一、新品研发失败等风险。

对此,诺禾致源在回复中国网财经时表示,公司资产负债率总体高于同行业上市公司平均水平,主要源于公司还未上市,股权融资规模相对较小,同时公司预收款占比较大,导致经营性负债占比较高。“未来在募集资金到位后,公司的各项偿债指标将会得到较大改善,资产负债率也将进一步下降。”

两度冲刺创业板IPO未果

诺禾致源成立于2011年3月,主营业务为提供基因科技产品和服务。李瑞强是诺禾致源法定代表人、实控人,直接持有诺禾致源59.67%的股权,任董事长、总经理。

诺禾致源股权关系图(来源:招股书)

诺禾致源股权关系图(来源:招股书)

资料显示,早在2018年,诺禾致源便开始向创业板发起冲刺,并于2018年、2019年先后两度向中国证监会递交招股书(申报稿)。

其中,第二次冲刺创业板,就在上会的前一夜(2019年11月27日),中国证监会却突然宣布,鉴于诺禾致源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取消第二天的审核会议;至2020年2月28日,诺禾致源的创业板IPO申请最终状态变更为“终止审查”。

对于创业板IPO夭折,曾有业内人士表示,股权历史遗留问题或是诺禾致源IPO屡次受挫的原因之一。但诺禾致源在回复中国网财经时表示,此前主动申请终止IPO申请系公司战略调整。

记者注意到,中国证监会曾在2019年9月份发布的反馈函中对诺禾致源外部股东樊世彬及莫淑珍的入股情况、诺禾禾谷及致源禾谷系员工持股平台等问题提出了重点问询。

反馈函指出,樊世彬曾任职诺禾致源关联方北京荣之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副总裁。2016年3月,李瑞强分别转让给樊世彬、莫淑珍其持有诺禾有限9.29万元(合计18.58万元)的出资额。2016年6月,李瑞强分别转让给樊世彬、莫淑珍其持有诺禾有限7.39万元的出资额(合计14.78万元)。

中国证监会要求诺禾致源说明樊世彬、莫淑珍两次入股以及存在价格差异的原因,该两次入股价格与2016年8月、11月入股价格差异较大的原因,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等特殊利益安排,入股价款支付情况、资金来源及合法合规性等问题。

 来源:中国证监会

来源:中国证监会

上交所披露的招股书显示,今年4月至5月,诺禾致源集中处理了股权问题。原来的两位股东樊世彬、莫淑珍将所持有股份转让给“成长拾贰号”;致源禾谷代表其有限合伙人董龙将所持股份转让给“先进制造”;国投创新将其所持股份转让给“红杉安辰”;国投协力将其所持股份转让给“招商招银、海河百川、服贸基金、中集资本、建创中民”。

销售职工薪酬过高曾被证监会问询

据招股书披露,2017年至2019年,诺禾致源的销售费用分别为1.24亿元、1.56亿元、2.30亿元,3年累计5.10亿元,占同期营收比例分别为16.73%、14.80%、14.97%。同期研发费费用分别为0.50亿元、0.79亿元和1.26亿元,3年累计2.55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6.81%、7.54%和8.19%。

虽然诺禾致源的销售费用和研发费用在这三年均在增长,但销售费用始终高于同期研发费用,3年销售费用累计数额是研发费用的2倍。

对于销售费用的持续增长,诺禾致源在招股书中透露,均主要系销售人员工资薪金的增加所致。记者梳理发现,2017年至2019年,销售费用中,职工薪酬分别为0.90亿元、1.17亿元和 1.71亿元,占同期销售费用比例分别约为72.58%、75%、74.35%,常年居高不下。

值得注意的是,长期高额的销售职工薪酬此前还引起了中国证监会的注意。

中国证监会在此前发布的反馈函中要求诺禾致源说明销售人员的销售政策、销售人员数量,分析销售费用中职工薪酬、差旅费及交通费、业务招待费变动原因及合理性;说明服务费的内容、支付的对象、付费标准,说明是否涉及商业贿赂;说明报告期内各年度的人工成本总额,与相关资产、成本、费用项目之间的关系,人工成本、各类员工人数、销量、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等项目在报告期内变化的合理性等问题。

销售费用、研发费用(来源:招股书)

销售费用、研发费用(来源:招股书)

销售费用中的职工薪酬(来源:招股书)

销售费用中的职工薪酬(来源:招股书)

来源:中国证监会反馈函

来源:中国证监会反馈函

对此,诺禾致源在回复中国网财经时表示,公司职工薪酬的上升一方面是随着业务规模的扩大,人员增加,加之海外布局,公司销售队伍扩增;另一方面销售人员的薪酬每年也有一定幅度的增加。“公司差旅费在报告期呈逐年上升的趋势,主要是公司业务规模扩大,业务覆盖区域和机构增加,销售人员增加。随着业务规模的扩大,这部分差旅支出也有所增加。”

资产负债率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记者梳理发现,2017年至2019年,诺禾致源的营收分别为7.39亿元、10.54亿元、15.35亿元;同期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0.81亿元、0.97亿元、1.14亿元。

虽然营收和净利润均处于增长态势,但相较于营收的增长幅度,净利润的增长显疲乏之态。此外,诺禾致源仍面临着资产负债率连年攀升且高于同行业企业、毛利率持续走低等问题。

来源:招股书

来源:招股书

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诺禾致源的负债总额分别为4.88亿元、4.99亿元、8.83亿元。其中,流动负债分别为4.73亿元、4.87亿元、8.73亿元,占负债总额的比例始终超过96%。

值得注意的是,流动负债中的短期借款在2018年为0元,2019年却一度飙升至1.82亿元,占比20.90%。诺禾致源对此解释,2019年新增短期借款主要来自中国银行、花旗银行短期借款、中国工商银行以及浦发银行的短期借款。

除了负债总额及短期借款的增长,同期的资产负债率整体呈增长态势。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诺禾致源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36.07%、33.93%、44.83%。

诺禾致源对此解释,2018年末资产负债率下降,主要是2018年上半年归还了短期借款;2019年资产负债率上升,主要是增加短期借款所致。

此外,招股书显示,同期诺禾致源的资产负债率始终高于华大基因、贝瑞基因、达安基因3家同行业企业的平均水平。数据显示,上述3家企业的资产负债率分被为24.47%、23.26%、30.14%。

资产负债率与同行业企业比较(来源:招股书)

资产负债率与同行业企业比较(来源:招股书)

除了资产负债率的攀升,诺禾致源毛利率近年来持续走低。资料显示,诺禾致源毛利主要来源于“生命科学基础科研服务”、“医学研究与服务”、“建库测序平台”三大类服务。

2017年至2019年,诺禾致源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2.81%、42.89%、39.15%,3年下跌3.66个百分点。对于2019年综合毛利率下滑,诺禾致源表示,由于价格较低的建库测序业务收入占比增加,平均单位价格下降,使毛利率较上年有所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诺禾致源综合毛利率始终低于同行业其他3家企业,且差距整体在拉大。2017年至2019年,同行业企业综合毛利率的平均值分别为53.74%、51.73%、54.84%,分别高出同期诺禾致源10.93个百分点、8.84个百分点、15.69个百分点。

 综合毛利率与同行业企业对比(来源:招股书)

综合毛利率与同行业企业对比(来源:招股书)

其中,同期“生命科学基础科研服务”的毛利率分别为53.32%、50.95%、50.04%;“医学研究与服务”的毛利率分别为35.26%、39.51%、39.47%;“建库测序平台”的毛利率分别为29.67%、26.37%、24.53%。其中,“生命科学基础科研服务”、“建库测序平台”两大类产品毛利率持续下滑。

诺禾致源表示,“生命科学基础科研服务”的毛利率2018年较2017年有所下降,主要原因是受到市场竞争加剧和测序平台技术提升的影响,主要产品及服务的价格出现一定幅度的下降。

值得关注的是,此前中国证监会在反馈函中要求诺禾致源说明毛利率变化的原因;重点说明生命科学基础科研服务毛利率逐年下滑的原因,说明该部分业务毛利率的未来变化趋势及对公司盈利能力的影响等问题。(记者 牛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