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跨界频频!左手科技右手金融 茅台豪华朋友圈扩容

2020-07-28 10:51:35    来源:时代周报

自今年3月上任以来,高卫东就频频与不同领域的企业进行座谈,商洽合作,涉及电商、互联网、银行、证券、保险、能源、物流、机场、建筑等多个领域。

高卫东执掌之后,茅台的朋友圈阵容正在悄然扩大。

7月27日,茅台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高卫东与到访的世界500强企业恒力集团董事长、总裁陈建华座谈,双方表示将深化合作,推动实体企业来黔投资,助力地方经济发展。

就在不到一周前,7月21日,茅台集团与中兴通讯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智慧茅台”建设等领域开展积极合作,推动茅台信息化转型升级。中兴通讯也是继华为、浪潮集团之后,今年与茅台签署关于“智慧茅台”建设战略协议的第三家企业。

而前一天,7月20日,茅台集团董事长高卫东与深圳同心俱乐部企业家成员座谈,双方就推动品牌合作、文化推介等交换意见。在这次座谈中,贵州茅台和茅台集团销售体系一把手王晓维和向平均有出席。

“茅台需要不断扩大‘朋友圈’,拥抱更多忠实的合作伙伴和消费者,凝聚更加强大的前行力量,希望双方在交流互鉴中推动‘中国制造’更好走向全球。”高卫东如是表示。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自今年3月上任以来,高卫东就频频与不同领域的企业进行座谈,商洽合作。

相关企业包括携程、网易、上海城投集团、贵州机场集团、中国石化销售股份有限公司、贵州七冶建设集团、远大科技集团、平安集团、中国建设银行贵州省分行、海通证券等,涉及电商、互联网、银行、证券、保险、能源、物流、机场、建筑等多个领域。

7月27日,一位不愿具名的茅台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茅台跨界与不同企业合作,主要是为了进一步拓展发展空间,一般而言,茅台与这些企业进行座谈之后,相关的合作也会逐步落地。

步入后千亿时代,茅台正通过“内外兼修”双面发力,一方面推动数字化转型,一方面不断进行多元化布局,跨界寻找新的盈利增长极。一个新的茅台商业帝国正在逐步成型。

随之攀升的还有贵州茅台(600519.SH)的股价。自高卫东3月上任以来,贵州茅台股价发生较大波动,曾在3月19日一度跌破千元大关,后又屡创历史新高。截至7月27日收盘,报1622.55元,总市值达2.04万亿元。

近日,时代周报记者就茅台数字化转型相关事宜联系茅台方面采访,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当酿酒遇上科技

数字化浪潮下,一场科技与传统的碰撞正在茅台内部上演。

2020年是茅台的“基础建设年”,数字化转型是其中的关键点。实际上,茅台在数字化转型上已经进行了多年探索。早在2017年底,茅台便提出建设“智慧茅台”,今年茅台换帅之后,“智慧茅台”逐渐从顶层设计走向实际落地执行阶段。

3月20日,茅台召开“智慧茅台”功能需求咨询项目专题会。茅台集团副董事长、总经理李静仁指出,“智慧茅台”是一项战略性、全局性、系统性的大工程,事关茅台发展大计,涉及生产经营管理的方方面面,需要加强协同配合和信息共享。

至此,“智慧茅台”的建设进入快车道。

4月26日,茅台与华为在深圳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智慧茅台”等多领域展开合作。高卫东表示,茅台期待与华为合作,充分发挥华为公司先进的技术资源、成熟的管理经验及科技创新平台优势,结合茅台实际,推动新基建发展和“智慧茅台”建设,促进现代科技与传统酿造企业深度融合,推动茅台高质量发展、大踏步前进,释放更多“数据红利”。

6月22日,茅台与浪潮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两天后的24日,茅台又与网易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数字营销、品牌传播、大数据等领域开展合作。

茅台酒酿制技艺是一种独特的传统酿酒工艺。茅台酒的生产工艺分制曲、制酒、贮存、勾兑、检验、包装六个环节,在以往生产过程中更多是依靠技术人员的经验积累。当古老的酿酒行业遇上现代科技,会发生怎样的化学反应?又有哪些想象空间?

这或许在茅台与浪潮之间的合作协议中可窥见一二。

根据协议,双方将通过平台一体化、业务协同化、场景创新化等手段,探索行业智慧应用,推动白酒传统经验与新技术的深度有效融合,创新茅台特色的数字化经营管理模式。

具体来看,运用大数据、物联网、5G和卫星遥感等先进技术手段,实现茅台原料、辅料、包材等物资供应链业务全链条打通,实现全要素管理、标准化运行、全过程监管;在茅台质量与食品安全管理平台基础上,运用区块链、大数据等先进技术手段,建立覆盖全茅台集团的、支撑质量全生命周期的“大质量”管理体系和全产业链质量追溯体系。

资料显示,自2017年底“智慧茅台”启动后,茅台开展了原料供应链平台建设,实现对有机高粱的种植、收储全程信息化管理,探索生产数据的自动采集,通过回顾式研究为酿酒师提供决策依据。

上述茅台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智慧茅台”的建设和数字化转型中,现代科技手段主要在生态茅台、绿色茅台、有机茅台、安全茅台和文化茅台的建设中运用。

“智慧茅台”的建设也体现在茅台营销体系改革上。根据茅台和浪潮的合作,还将运用“互联网+”、大数据手段加速“智慧营销”信息化进程,助推营销体制转型升级。

7月17日,茅台与中国电信贵州分公司、中国电信集团号百控股公司、华为技术公司进行座谈。高卫东表示,希望中国电信、华为能与茅台加深交流,细化合作,积极主动发挥行业优势,在加速推进“智慧茅台”方案设计和落地实施、茅台酒和酱香系列酒营销体制改革、渠道建设等方面缔造更多合作成果。

7月27日,资深白酒分析师蔡学飞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茅台的数字化转型对其推行直营改革提供了很强大的技术支持,只有利用这些新技术,才能够保障茅台直营化真正实现落地,从而实现更精准的营销。随着茅台直营化改革的推进和技术的成熟,“智慧茅台”的建设,肯定会进一步强化企业对于市场及终端的掌控能力。

另外,“智慧茅台”的建设亦或为茅台电商公司的重组奠定技术基础。

2019年12月,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茅台电商被宣布解散。茅台集团前董事长李保芳曾表态,将于2020年上半年重组电商公司,但至今仍未有下文。

“茅台短期内组建电商公司的可能性不大,但不排除茅台会通过数字化转型,借助这些电商和互联网公司的技术支持,通过联营或者组建更加有时效性、覆盖面更广的电商公司,毕竟对于目前的茅台来说,价格管理是核心,而电商渠道是重中之重。”蔡学飞说。

跨界频频

推动“智慧茅台”落地只是高卫东上任以来的举措之一,在茅台后千亿棋局中,科技是重点,但不是全部。

2020年是茅台“十三五”规划的收官之年,虽然已提前一年完成千亿元营收目标,但茅台的目标并不止如此。根据茅台“十三五”规划,茅台的战略定位被描述为“产融结合”的国际化酒业投资控股集团,基于传统核心产品积累的现金流,通过股权、投资等手段,进入金融、大健康、旅游、物流等相关领域,为企业的成长打造新的增长平台。

据茅台官网介绍,茅台以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为核心企业,涉足产业包括白酒、保健酒、葡萄酒、金融、文化旅游、教育、酒店、房地产及白酒上下游等。

纵观高卫东上任以来各类走访和座谈的行程安排,不难看出茅台正在加速探索与不同行业的跨界合作。

3月26日,高卫东与携程集团董事局主席梁建章一行进行座谈,围绕文旅产业发展展开交流。高卫东表示,下一步,携程和茅台可以围绕打造“携程+贵州”“携程+遵义”“携程+茅台”进行探索。

之后,高卫东相继与中铁建工集团、华大集团、贵州机场、中铁八局、北京一轻控股有限责任公司、深圳市怡亚通供应链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红星股份公司、北京国际酒类交易所、贵州现代物流产业集团、上海城投集团、贵州金元集团、中国石化销售股份有限公司、七冶建设集团、远大科技集团等企业举行座谈,各方就发挥行业优势,拓展多领域合作进行交流。

“后千亿时代,茅台需要新的增长极,跨界合作、拓宽边界也是路径之一。合作内容因人而异,只要客户群有重叠,总能找到共鸣。”7月27日,白酒营销专家、中原基金执行合伙人晋育锋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当日,酒水行业研究者欧阳千里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茅台的畅销,不依赖政务人群,就要依赖商务人群。茅台频繁与大企业沟通,一是寻求异业合作的机会,二是通过大企业的商务圈层来销售平价茅台。

蔡学飞认为,这些企业都属于规模性企业,在各个行业都有举重轻重的地位,茅台与这些企业不断加深合作,既有利于茅台的产品销售工作,也有利于进一步提升茅台品牌价值,强化其高端白酒市场的地位。此外,通过与这些行业领袖或强势企业的合作,茅台能够进一步提升其直营中团购的占比,从而配合其直营化策略的推进。

金融野心

在茅台的商业布局中,隐藏在金融领域的野心尤其不小。

实际上,茅台在金融领域的扩张早已如火如荼。2013年3月,茅台财务公司注册成立,贵州茅台持股51%,茅台集团持股35%。

2014年下半年,茅台建信(贵州)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和茅台建银(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成立,这两家公司均为茅台同中国建设银行旗下的建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合资成立。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目前,茅台集团的持股比例分别为51%和75%。

然而,茅台的金融之路也颇为曲折。2016年底,茅台联合隆成金融集团、华康保险等5家公司,拟设立广东丝路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不过,截至目前,该证券公司还未有下文。

进军证券失意之后,茅台开始布局保险领域。2017年2月,由茅台相对控股的华贵保险正式开业,这也被视为茅台拓展金融板块的关键性一步。此后,茅台还参股贵州银行(06199.HK)、贵阳银行(601997.SH)、贵银金租等多家金融企业,如今,贵阳银行和贵州银行已相继上市。

2017年8月,茅台董事会通过《关于筹建成立茅台集团金融控股公司的议案》,将成立茅台集团金融控股公司,打造除酒业板块以外最大的收入和利润中心。3年过去,成立茅台集团金融控股公司一事仍没有进一步消息。

历任茅台掌门人也颇重视金融布局。李保芳曾于2017年回复媒体表示,公司希望借此打造一个新的增长领域,让金融成为茅台第二大业务支柱。2019年底,李保芳再次强调,茅台要为未来的平衡发展做好准备,要集中精力做足酒文章和做好金融板块。

3月17日,刚上任不久的高卫东出席茅台集团召开的2020年金融工作会暨内控风险整改专题会。听取汇报后,高卫东表示,事实证明,茅台在过去几年内积极拓展金融业务的战略决策是正确和必要的,目前,集团金融体系架构已初步形成,为金融板块未来的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高卫东还对金融板块进行定调:茅台金融要找准定位,做大体量,努力成为茅台发展又一增长极。

在高卫东的行程中,也多次出现其与金融机构进行座谈的场景。

3月31日,高卫东与到访茅台的中信证券华南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胡伏云一行就金融服务合作进行座谈交流。

6月4日,高卫东与海通证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瞿秋平一行进行交流座谈。当日,高卫东还与中国农业银行贵州分行党委书记、行长李运就未来交流合作进行了座谈。

7月8日,高卫东与到访的平安集团总经理兼联席首席执行官、平安银行董事长谢永林一行座谈。

7月27日,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高卫东这一系列布局为后千亿时代的茅台奠定了坚实基础,茅台不只是一个茅台,未来更多可能会成为贵州的融资平台,这是茅台的一个历史重任。这也意味着,茅台不仅要把酒业做强,还要作为贵州的一张名片进行资源整合,未来茅台更多会往全方位的方向发展,成为一个综合型大国企,除了酒业之外,还会涉及金融、扶贫等多个领域。

后千亿时代,如何带领茅台“高质量发展”“大踏步前进”,考验着高卫东的智慧。而茅台这一系列跨界合作最终如何落地,转化为实际成果,也有待时间给予答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