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起底川润股份收购案:母公司纪检电话成空号

2020-09-09 15:57:50    来源:中国网财经

8月26日,上市公司川润股份发布公告称拟3.7亿元收购自贡普润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普润商贸),普润商贸的唯一股东是国企四川商投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四川商投),今年8月四川商投在西南联合产权交易所对外公开了普润商贸挂牌公告一并公布审计报告、评估报告等资料。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6月四川商投刚从川润股份实控人罗丽华家族手中买下了普润商贸,间隔一年罗丽华家族实控的川润股份又要将其买回。自中国网财经刊发《川润股份3.7亿收购案疑点多 实控人罗丽华家族与被收购方或存异常关联》报道后,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随即给川润股份发出问询函。问询函主要集中于是否为关联交易、该笔收购能否如其宣称给工业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业务带来价值,以及为何收购高溢价。

9月7日晚间,川润股份在回复问询函公告中表示该交易并非关联交易,该交易可以促进公司发展工业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并称土地和投资性房产早已溢价故而导致收购溢价。不过,去年自贡地方政府的一则公示却认为普润商贸的核心资产普润博览城(线下工业品商场)同质化竞争突出,周边还有4个专业市场且普润商贸建成商业建筑销售不足一半。

一边是上市公司、一边是四川国企,这笔交易看似正常背后却疑点重重。

四川商投疑点多 母公司纪检电话成空号

在股权关系上,普润商贸是四川商投子公司,四川商投是长江集团子公司,长江集团又是四川商业投资集团子公司,四者目前均属四川省国资。

2019年6月20日,四川商投从罗丽华家族的四川普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现四川展望)手中接盘普润商贸,当天完成了对普润商贸的工商变更,包括股东变更和法定代表人变更,由此普润商贸在实质上和形式上都变成了百分百的国有企业。

2019年6月20日成为普润商贸从民企到国企身份转变的确切时间,不过随之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2019年8月,成为国企的普润商贸开始为“四川新海润泵业有限公司”、“自贡川润机床有限公司”、“自贡卓锐机电设备制造有限公司”等企业向银行借款提供最高额抵押担保,总计担保金额为1.05亿元。上述三家公司与川润股份实控人罗丽华又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比如川润机床是上市公司川润股份在2013年出售的企业,而新海润泵业目前又是川润机床的二股东,自贡卓锐的大股东是川润机床实控人冯利平,最直接的关系则是川润机床与罗丽华一起合资成立了普润担保公司。

四川商投公布的普润商贸审计报告截图

自2019年6月以后,四川商投作为普润商贸的绝对控制者,在当年8月刚刚接手一个多月就给上述三家丝连般的公司提供最高额抵押担保。奇怪的是,在截止2020年6月30日的普润商贸一年内账龄借款中,川润机床、新海润泵业、自贡卓锐三家又借给了普润商贸短期借款近一个亿,同样罗丽华实控的四川展望也借给普润商贸借款7200万元。普润商贸与上述四家企业发生一年账龄借款就有1.6亿元,而同期普润商贸上半年的货币资金仅有不到两百万元。

四川商投公布的普润商贸审计报告截图

刚刚承购完成一年,若是针对债务的拆东墙补西墙行为,那么当初四川商投为何还要收购普润商贸?如果不是,在这一年时间里,作为国企的普润商贸是怎么花的这些借款?这些钱又流向到了哪里?问题未得到四川商投和其上级公司长江集团的回应。

在中国网财经的上一篇报道中曾提及成为国企的普润商贸与罗丽华实控的一家企业存在工商登记联系方式相同的现象,亦存在合署办公迹象。同时记者还发现,作为四川商投的母公司长江集团的日常管理存在漏洞,在公开电话无法打通后,9月2日记者尝试拨打长江集团网站公开的纪检电话,结果显示却是空号。对此现象,国企长江集团亦未作回复。

一位地方党校教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国企对外公开的纪检举报电话竟然长期是空号,这是不应该犯的错误,由此也反映出这家国企对纪律要求、党建工作的态度。

长江集团的举报电话成空号

记者了解到,目前四川商业投资集团正在开展内部巡察。根据四川省委巡视办对该集团巡察工作的批复,四川商投集团作为第一批次37个省直部门(单位)开展巡察工作。无论四川商投、长江集团还是作为总公司的四川商业投资集团,此三家企业均为四川省属国企。

四川商投的蹊跷举动恐怕还不止于此。

普润商贸资产溢价“真面目”

在四川商投发布的公告中,其还明确了普润商贸目前尚有四宗地块总计四百多亩土地尚待开发。在解释土地来源时,普润商贸评估报告的描述为“在2013期间,普润商贸通过挂牌出让方式取得共计744.82亩土地使用权,并对其中309.46亩进行了开发利用。2018年,普润商贸申请对剩余435.36亩土地使用权进行合并、拆分整理,变更为四宗土地使用权,并重新办理了《不动产权证》。”

记者发现按照之前的规定,普润商贸剩下的这四百多亩土地应是批发零售性质用地,而此次普润商贸则要准备将其中的331亩调整为居住兼容商业用地。

土地性质改变,政府部门必然要改规。为解决普润商贸的地块性质调整,2019年9月26日落款为自贡自流井园区管委会的地块调整公示出现在了自贡市政府网站上。在涉及调整原因时,公示原话如下:

“普润博览城自2013年开工建设,建成商业建筑约10万平米,销售不足一半,积压约4.75万平米;除普润博览城外周边还有4个专业市场,招商类型均以建材、五金、机电等业态为主,同质化竞争较为突出。”

自贡市政府网站上的公示

自流井管委会2019年9月26日的公示似乎将普润博览城这个以“生产资料交易中心”为名的线下市场打回了原型。

一位券商分析人士在看过记者提供的公示原文后认为,建成的普润博览城销售不足一半,这表明剩下一半全由普润商贸自持,重资产属性极强;同质化竞争较为突出,这表明普润博览城在区域市场竞争中处于一片红海。

而川润股份在昨晚回复深交所问询时却表示,普润商贸“经过多年培育和运营,现已形成川南地区业态齐全、市场交易活跃、仓储、物流齐备,产业基础成熟的生产资料专业市场,入驻商家近500家,为四川省首批电商聚集区”。

川润股份对收购普润商贸的描述公告与当地官方对其认知之间存在天地差别,到底是谁错了?仅从产业价值来说,普润商贸又凭借什么成为国企与上市公司“倒手”的香饽饽?

上述分析人士认为,当初四川商投从罗丽华家族接盘收购普润商贸的原因之一可能也是看重三百多亩即将改规为居住兼商业的土地,这里的疑点是四川商投又为何中途退出,值得注意的是四川商投的母公司为四川长江集团,而该集团的核心业务之一便是产业地产。而上市公司川润股份则反复强调此次收购有助于公司工业互联网、产业互联网的发展,但是如果接下来开发楼盘,又能给这些带来什么价值呢?他反问道。

凡此种种谜团都有待于当局者解题。

长江集团之母公司四川商业投资集团对此采访未作正式回复,其将“皮球”踢给长江集团,而长江集团也未对采访回复。涉及到的交易双方亦是不语,上市公司川润股份对具体问题避而不答,四川商投亦是失声。

那么到底谁能解释这些问题?中国网财经中心记者将继续关注此事最新进展。(记者裴章 唐海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