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货币资金充裕仍要募资补流 不差钱的孩子王IPO被疑圈钱

2020-09-11 13:42:16    来源:北京商报

注册制风口下,新三板摘牌的孩子王儿童用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孩子王”)瞄准了创业板。最新动态显示,孩子王已进入问询阶段,距离IPO又近了一步。不过,账上横躺逾12亿元的孩子王,仍要将募集资金中的5亿元用来补流。是否恶意圈钱?孩子王需要给市场一个交代。同时,在人口红利逐渐减退、公司2019年业绩增速放缓的压力下,孩子王上市扩张实现全国性战略布局能否行得通也留下一个悬念。

账上躺着12亿仍要募资补流

孩子王在货币资金充裕的情况下,拟在上市之后用5亿元补流的行为被疑圈钱。

招股书显示,孩子王此次募集资金计划投资于“全渠道零售终端建设项目”“全渠道数字化平台建设项目”“全渠道物流中心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项目投资总额约24.49亿元,拟利用募集资金投入约24.49亿元。其中孩子王计划将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通过查询招股书发现,孩子王似乎并不缺钱。数据显示,2017-2019年孩子王的资产总额分别约28.1亿元、33.46亿元、43.43亿元,各报告期孩子王的流动资产分别约22.49亿元、26.35亿元、34.5亿元。报告期各期末,孩子王流动资产主要由货币资金、交易性金融资产/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和存货构成。

2017年末、2018年末和2019年末,孩子王货币资金余额分别约9.24亿元、8.94亿元和12.83亿元,分别占各期末流动资产的比重为41.08%、33.93%、37.19%。

据孩子王介绍,公司货币资金主要为银行存款和其他货币资金。其中,2018年末和2019年末,孩子王银行存款余额分别较上年同期增长561.24万元和45371.81万元,增幅为0.86%和69.23%。主要是由于随着公司销售规模的持续扩大,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持续净流入所致。

孩子王称,补充流动资金将全部用于公司的主营业务。该募投项目的实施将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公司的流动资金压力,提高公司的运营效率,增强公司的盈利能力。

不过,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目前来看,孩子王货币资金较为充裕,存在“恶意圈钱”的嫌疑。投融资专家许小恒则表示,“任何情况下,都会有少数企业出于一个不合理、甚至是违规的做法来圈钱。而判断公司是否圈钱,最终取决于公司资金使用情况,需要综合判断”。

筹资逾15亿忙扩张

为何选择此时上市?新零售专家鲍跃忠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孩子王这几年主要是不断快速开店。面对当前的市场环境,上市以后可以通过二级市场实现更好的融资,可以推动孩子王能有一个更好更快的发展。

战略定位专家、九德定位咨询公司创始人徐雄俊认为,孩子王现在上市也是为了更好地“跑马圈地”。正如徐雄俊所言,在招股书中,孩子王透露了上市之后的扩张野心。

据招股书,全渠道零售终端建设项目是孩子王花重金去打造的项目。孩子王拟将募集资金中约15.32亿投入到全渠道零售终端建设项目上,该项目使用的资金占到募资总额的比例在六成以上。

具体来看,孩子王全渠道零售终端建设项目计划未来三年在江苏、安徽、四川、广东、重庆等22个省(市)建设300家数字化直营门店。截至2019年12月末,孩子王已开设了352家直营门店。

对于扩张的原因,孩子王认为,“虽然公司已初步实现了以江苏为基础,由长江流域向华北、华南、西南等区域扩展的战略布局,但直营门店数量仍然相对较少,且主要集中在江苏、安徽和四川等地区,其他区域的布局相对分散”。

这一点可以从孩子王主营业务收入的区域收入构成中窥见。招股书显示,华东、西南和华中地区是孩子王的重要营收来源。2017-2019年,孩子王华东地区的收入分别约30.09亿元、36.72亿元、44.21亿元,西南地区的收入分别约8.03亿元、10.42亿元、12.53亿元,华中地区的收入则分别约6.38亿元、8.38亿元、10.11亿元。而2017-2019年,孩子王来自东北地区的收入分别为2434.28万元、3396.34万元、4116.61万元。

孩子王坦言,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主要集中在华东、西南和华中地区,合计占公司各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均在80%以上,与公司门店布局相匹配。

“为实现打造全国性母婴零售品牌的战略目标,公司必须进一步提升在其他国内重点省市的网点密度和市场辐射能力。填补重点省市区域的空白,从而提升跨区域经营能力,解决区域发展不平衡问题,增强公司整体的营销能力,提高市场占有率。”孩子王如是表示。

扩张之路成效待考

孩子王在招股书中写到,全渠道零售终端建设项目建设完成后,将实现新增销售收入约112.19亿元(不含税),净利润约5.02亿元。然而,扩张之路究竟能否走得通,恐怕要打上一个问号。

鲍跃忠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母婴行业在当前新的全渠道运营的环境下,面临一个突出的问题,即获客是评价是否长期可持续运营的基础。时间上看,母婴行业服务母婴群体的时间最多在五年左右。目前来看,这些母婴店基本是以奶粉为主要占比,大多数母婴店的奶粉占比能占到一半以上,还有的能达到70%-80%。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孩子王的母婴商品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均在90%左右,是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母婴商品销售收入项下,奶粉的收入占比最高。数据显示,2017-2019年,孩子王奶粉的收入分别约21.46亿元、30.95亿元、40.01亿元,占母婴商品销售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3.34%、50.32%、53.99%。

鲍跃忠补充表示,孩子王奶粉收入占比相对低一点,但基本上也接近一半了,所以这种情况下,它服务的这些用户周期相对是比较短的。

鲍跃忠认为,从专业店的业态情况看,会一直面临着获客的问题。尤其是两三年以后要找到新的用户、顾客,这是一个很大的难题。尤其是近几年随着生育率的下降,母婴的消费人群也在减少。人口红利逐渐减退,将对母婴零售行业产生一定的影响。从这个维度考量,会加大像孩子王这样母婴专业店获客的难度和压力。

在鲍跃忠看来,目前孩子王的数字化搭建还在摸索中,没有完全脱离传统母婴店经营的基本模式,基本还是直营门店,店面的规划布局还是比较传统的。现在来看,孩子王需要加快调整的进度,否则的话可能从其整体的体系来看会面临一些问题。

徐雄俊表示,孩子王的主要销售额是靠线下,而全国化布局占领店面优势,足够多的店面换规模效应和边际成本。不过,整个线上是孩子王的短板。事实上,线上的空间是非常大的。如何把线上、线下新零售快速的扩张以及通过资本去扩张是孩子王面临的挑战。

针对公司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孩子王发去采访函。截至记者发稿,未收到相关回复。

值得一提的是,孩子王2017-2019年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约52.35亿元、66.71亿元、82.43亿元,对应的归属净利润约9379.93万元、2.76亿元、3.77亿元。可以看出,孩子王2019年营收和归属净利润的增速较2018年明显放缓。

孩子王在招股书中提示风险称,公司门店的扩张会因为市场培育期的长短差异、前期资金投入、未来市场的不确定性等因素面临不确定性。同时,跨区域发展对经营管理的要求较高。如果公司在门店扩张过程中无法及时确保资源匹配,将对公司的经营带来不利影响。

北京商报记者刘凤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