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2019年净利同比下滑 DR钻戒负重冲击IPO

2020-10-20 09:53:04    来源:北京商报

依靠“男士一生仅能定制一枚”的营销策略,DR钻戒凝聚了不少的DR族粉丝。作为DR品牌的母公司,在成立十年后,迪阿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迪阿股份”)有了对资本的渴求。深交所IPO项目动态显示,迪阿股份创业板IPO的申请已获得受理。而在上市前业绩下滑、报告期内存货高企、周转率持续走低的情形,让迪阿股份的IPO之路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同作为珠宝首饰的生产商,迪阿股份的上市速度与莱绅通灵、周大生相比明显掉队。

2019年净利同比下滑

创业板注册制下,不少公司对上市跃跃欲试,迪阿股份亦是如此。

据招股书显示,迪阿股份主要从事珠宝首饰的品牌运营、定制销售和研发设计,为婚恋人群定制高品质的求婚钻戒等钻石镶嵌饰品。目前,迪阿股份旗下有“MYHEART”“BELIEVE”“FOREVER”“JUSTYOU”“LOVELINE”“TRUELOVE”等系列产品,产品类型涵盖求婚钻戒、结婚对戒及项链等钻石饰品。

财务数据显示,迪阿股份在2017-2019年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约11.17亿元、15亿元、16.65亿元。虽说营收保持增速,不过报告期内,迪阿股份归属净利润却出现了下滑的迹象。数据显示,2017-2019年,迪阿股份的归属净利润分别约2.5亿元、2.73亿元、2.64亿元,期间的扣非后净利润分别约2.41亿元、2.62亿元、2.47亿元。今年上半年,迪阿股份实现的营业收入约8.36亿元,对应的归属净利润约1.51亿元。

迪阿股份称,“报告期内净利润变动趋势与主营业务收入存在一定差异,主要系期间费用不断增长所致”。招股书显示,迪阿股份期间费用主要由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组成,报告期各期末合计金额分别约3.66亿元、5.84亿元、7.94亿元和3.61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2.75%、38.96%、47.71%和43.16%。

其中,2017-2019年以及2020年1-6月,迪阿股份的销售费用分别约3.15亿元、5亿元、6.74亿元和3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是28.19%、33.32%、40.51%和35.91%。

除了工资薪金、租金、物业管理及水电费支出外,迪阿股份销售费用项下的市场推广费处于高位。数据显示,2017-2019年以及2020年1-6月,迪阿股份销售费用中市场推广费分别约1.28亿元、1.4亿元、1.38亿元和5173.88万元,占销售费用的比例分别为40.63%、27.93%、20.47%和17.24%。

“报告期内,公司业务收入主要来源于线下门店,线下门店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6.88%、89.16%、92.33%和91.24%。2020年1月以来,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影响,消费者多居家防护,减少了线下消费,对连锁零售行业带来了一定冲击。”迪阿股份在招股书中如是表示。

存货周转率转低

迪阿股份存货余额较大的情形同样受到关注。

据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以及2020年1-6月,迪阿股份各期末的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12578.37万元、19975.37万元、21323.65万元和23008.15万元,占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25.98%、32.06%、24.11%和23.32%。

迪阿股份的存货由原材料、半成品、产成品、周转材料和委托加工物资构成,且主要为产成品和原材料。报告期各期末产成品和原材料占存货余额的合计比例为90.17%、93.93%、94.11%和93.99%。据迪阿股份介绍,存货中产成品主要为钻石镶嵌饰品,原材料主要为对外采购的钻石。

数据显示,2017-2019年以及2020年1-6月各期末,迪阿股份存货中产成品余额分别为8366.77万元、14827.1万元、16310.26万元和17955.07万元。其中,迪阿股份2018年末、2019年末和2020年6月末产成品余额分别较各期期初增加6460.33万元、1483.16万元和1644.81万元,增幅分别为77.21%、10%和10.08%。

迪阿股份表示,“2018年末产成品余额增幅较大,主要系当年度新开门店数量较多导致铺货需求大幅增加”。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未来若钻石等主要原材料价格或者产成品市场价格发生大幅波动,公司将面临进一步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风险。

而在报告期各期内,迪阿股份的存货跌价准备金额分别为308.81万元、257.65万元、140.12万元和350.02万元。

存货高企的迪阿股份,存货周转率在逐步下降。数据显示,迪阿股份2017-2019年以及2020年1-6月的存货周转率分别为3.88次、2.73次、2.38次和1.13次。

投融资专家许小恒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存货周转率用于反映存货的周转速度,即存货的流动性及存货资金占用量是否合理,促使企业在保证生产经营连续性的同时,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增强企业的短期偿债能力。存货周转率是对流动资产周转率的补充说明,是衡量企业投入生产、存货管理水平、销售收回能力的综合性指标。

许小恒补充,存货周转率下降由多种原因造成。某种程度上,存货周转率下降意味着企业的库存商品出现滞销。而珠宝首饰作为可选择性消费,近年来国内消费者对于产品的个性化、多样化要求不断提高,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如果想改变应及时开发新产品。

“夫妻店”模式存隐忧

从持股比例上看,迪阿股份是一家典型的“夫妻店”。

据招股书显示,张国涛通过迪阿投资、温迪壹号、温迪贰号、温迪叁号、前海温迪合计间接持有迪阿股份7.825%股份;卢依雯通过迪阿投资间接持有公司90.25%股份。张国涛、卢依雯合计间接持有公司98.075%股份,是迪阿股份的实际控制人。张国涛、卢依雯为夫妻关系。

证券市场评论人布娜新称,“绝对意义的一股独大使得实控人处于绝对控股地位,不利于公司形成有效决策,也不利于形成有效公司治理”。

迪阿股份亦坦言,此次发行完成后,张国涛、卢依雯夫妇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可能利用其控制地位形成有利于其自身、损害公司及公司中小股东利益的经营决策,因此,公司存在一定的实际控制人控制的风险。

另外,欲坐享资本盛宴的张国涛夫妇,在IPO之前拿到不少的分红。据招股书显示,2020年5月25日,迪阿股份股东大会全体股东一致通过,决定将公司的可分配利润中的1.2亿元向股东进行分配。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公司已完成利润分配。

在2017-2019年,迪阿股份每年也都有现金分红,对应的现金分红金额分别为0.8亿元、1.5亿元、0.9亿元。经计算,三年半的时间,迪阿股份的股东们已经累计分掉4.4亿元的现金。按照持股来算,绝大部分被张国涛夫妇分掉。

针对公司IPO的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迪阿股份发去采访函,不过截至记者发稿,未收到相关回复。北京商报记者刘凤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