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新潮能源241亿油气资源将减值30亿 再次并购扩增油气资源

2021-02-08 17:00:26    来源:长江商报

无实控人的新潮能源(600777.SH)在经营战略上的分歧或仍未能消弭。

日,新潮能源公布董事会同意子公司拟以不高于4.2亿美元(约27.3亿元人民)的价格收购位于美国德克萨斯州霍华德县的一块油气资产,并与次日签署收购协议。

而董事戴梓岍对这一议案投了反对票,理由是决策时间较短,无法对审查事项进行更深入的审查分析。

事实上新潮能源在页岩油方面的并购扩张一直遭到中小股东的反对,两名董事、三名总经理也因此换人。戴梓岍就是去年新进董事会成员。

而这一局面背因由来已久。2014年金志昌顺受让股份,有着“德隆系”背景的刘志臣成为实控人,其为公司定下页岩油战略。但随后的巨资并购接连亏损,2018年6月,与刘志臣有关联的高管离开,刘珂上位董事长任职至今。

目前新潮能源主要在美国德克萨斯州二叠纪盆地开展业务。2020年三季度末主要以页岩油为主的油气资产将241.24亿元。公司已预计对其计提资产减值准备30亿元。

2020年三季度末,新潮能源货资金7.32亿元。业内人士认为,在目前原油价格走势前景不明的情况下,负债并购有“赌博”的嫌疑。未来即使原油价格走高,公司的高负债率导致的财务费用激增也可能会反噬利润。

油气资产减值30亿相当四年收益

2014年新潮能源开始启动新的发展战略,先后并购美国德克萨斯州的Crosby郡的常规油田、Howard和Borden郡的页岩油藏资产,并于2016年底完成境内房地产、建筑、电缆、纺织等传统产业的剥离,成为业务立足北美的能源企业。

为了完成上述战略页岩油藏资产,2015年11月、2017年8月新潮能源先后主要以发行股份收购浙江犇宝100%股份、鼎亮汇通100%股权,分别耗资22.1亿元、81.66亿元,形成了至今未变的核心资产,贡献公司历年业绩。

财报显示,2015-2019年新潮能源油气资源资产分别为22.16亿元、23.44亿元、154.57亿元、212.71亿元、252.69亿元,占总资产比例从42.77%增长至88.83%。四年时间油气资产增长10.40倍。

2016年新潮能源收购的浙江犇宝(2015年底并表)净利润约2147.41万元,海外油田资产净利润2017年3.68亿元、2018年约19.17亿元、2019年10.78亿元。四年油气资产贡献约33.85亿元。

2019年,据在美国油气数据咨询公司排名报告显示,新潮能源在美全资子公司跻身“非上市作业者二叠纪盆地第3名”“美国100家最大的非上市油气公司”(作业产量第23名、原油产量第6名)。

特别是2018年年均油价的大幅提升,使得新潮能源更加相信美国页岩油产量有望成为未来全球供给的新动力。公司援引IEA预测,若想缓解新建常规石油项目的持续短缺,到2025年美国页岩油的产量需要达到现在的3倍。

可事与愿违,2019年国际油价开始略有下降,TINYMEX全年月均价格为57.02美元/桶,下降约12%。而到了2020年WTI NYMEX月均价格为39.23美元/桶,为自2004年以来的历史最低值,较2019年下降约为31.15%。由于原油下降、整个页岩油景气度陡降,公司或也成为行业中摔得最狠的公司其中之一。

今年1月30日,新潮能源预计2020年度实现净利润为-24亿元至-22亿元,其中预计对油气资产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约27亿元至30亿元,这一损失合计最高将达到此前四年油气资产盈利的九成。

再次并购扩增油气资源

在原油前景不明的情况下,新潮能源再次聚焦于低油价下的并购机会,扩增油气储量,希望能抓住未来油价反弹的机遇。

新潮能源的原油及天然气盈利模式是通过专业化的油田服务外包商完成钻井、测井、套管、射孔、压裂、油气水处理等油井开采环节,通过专业化的石油运输与销售公司实现产品销售,并最终实现盈利。所以由此来看,公司采掘油气环节是外包的。

日,新潮能源董事会同意美国全资子公司Moss Creek Resources, LLC(以下简称“Moss Creek”)拟以不高于4.2亿美元(约合27.3亿元人民)的价格收购Grenadier Energy Partners II, LLC持有的位于美国德克萨斯州霍华德县的油气资产。

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新潮能源货资金7.32亿元。而为了此次并购,公司将申请美国银团给予美国子公司8.5亿美元的循环信贷额度。新潮能源称而在油气行业萧条期逆周期收购,是实施成本优先战略的重要举措。

去年油气价格大幅下跌。公司油田开发在建项目减少,借款费用可予以资本化的比例同比大幅降低。截至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财务费用4.61亿元,同比增长47.26倍。

业内人士认为,在目前情况下负债并购,有“赌博”的嫌疑。未来即使原油价格走高,公司高负债率将导致的财务费用激增也可能会反噬利润。

2014年入主的金志昌顺、金志昌盛、刘志臣(刘志臣系)推荐或提名的董事及监事,在2018年6月均离职或被罢免,上市公司变为无实控。此次也是刘珂成为董事长之后,两年多以来主导的首次并购,并且也是持续了此前的页岩油战略。

此前为延伸产业链,公司在2016年8月2亿元收购蓝鲸能源100%股权、2016年12月公司增资6亿元取得盛源矿业45.59%的股权.此后这两项资产几乎被减值殆尽,2017年开始新潮能源股价也从2017年的4元每股,下降至两年后不足2元。

投资者们或也怕上市公司再次并购重蹈之前的覆辙,上述消息公布后,新潮能源股价仅当时略有反弹,股价依旧朝着2014年之前的低价不断下探。(长江商报记者 李顺)

相关阅读